首页 »

军人犯错,谁来管?

2019/10/10 4:59:49

军人犯错,谁来管?

据新华社3月22日消息,经中央军委领导批准,近日,中央军委纪委向全军通报了元旦春节期间明查暗访发现问题线索第一批实施处理的10起典型案例,并在中央军委纪委网“四风”问题曝光台发布。

这种典型案例的通报形式还是第一次在报道中出现。 

 

暗访近百城查私客公待等问题

官方披露的消息提到,通报的10起问题,涉及违规报销、私客公待、超标准接待、违规宴请喝酒和违规配备使用公务用车等8个方面问题,7个单位党委、纪委被追究主体责任、监督责任,19名领导干部被问责,46名直接责任人受到纪律处分或组织处理。这10起案例,是典型的顶风违纪行为,反映出一些党员干部在强力正风肃纪高压之下仍心存侥幸,不收敛、不知止。

 

抱着探寻细节的好奇心,政知君尝试登录消息中提到的中央军委纪委网,未果。据了解,中央军委纪委网属于军队内部网站,无法从公开入口进入。

不过,据国内媒体披露,军委纪委此次组成10余个作风建设明查暗访工作组,分批次对近百城市、约五百个团级以上单位进行明查暗访。检查的内容涉及,是否存在用公款购买年货;领导干部有无违规收受礼品、礼金;军人军车管理情况和公车私用等问题。调查人员不仅包括在职人员也包括退休人员;上至将军下到营连级,实现人员全覆盖。

值得提出的是,对违纪问题的追究力度,不再单单追究当事人责任,还涉及到领导干部,党委、纪委,上级部门都要承担连带责任。通报中要求,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对“四风”问题要紧盯不放,加大责任追究力度,对发生严重违规违纪问题的,既要追究当事人责任,也要追究主体责任、监督责任和领导责任,倒逼责任落实,让失责必问成为常态。一位熟悉情况的军方人士对媒体表示,7个单位党委、纪委被追究主体责任、监督责任,表明该单位“四风”问题屡禁不止,19名领导干部被问责则说明存在严重顶风违纪情况。

 

军改后三次履新的中将执掌“升格”的军委纪委

此轮军改过后,中央军委纪委改由中央军委直管,此次“升格”也被普遍评价将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这个被“晋升”的部门史,值得给各位说说。

 

梳理发现,中央军委的纪律检查机构最早成立于1955年,当时称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监察委员会”,时任中央军委副主席、总政治部主任的罗荣桓元帅兼任该委员会书记。

1980年1月,经中共中央批准,中国人民解放军纪律检查委员会成立,同年11月更名为“中共中央军委纪律检查委员会”。

本轮军改前夕,2015年11月召开的中央军委改革工作会议上,习近平强调,要组建新的军委纪委,强化纪检监督的独立性、权威性。

军改大幕拉开后,军委机关调整组建确定成立新的中央军事委员会纪律检查委员会,标志着军委纪委由下属原总政治部“升格”为军委直管,成为中央军委15个职能部门之一。中国军网当时报道称,这是习近平主席和中央军委重塑我军纪检监察体系的创新之举。

同时,政知君注意到,本轮军改后,军委纪委书记改为专职担任。例如,原总政治部副主任兼中央军委纪委书记杜金才上将,专任中央军委纪委书记。2017年全国“两会”前夕,媒体披露军委后勤保障部政委张升民接任杜金才任军委纪委书记。

生于陕西的张升民曾长期服役于原二炮部队,军改前的2014年底升任第二炮兵政治部主任,跻身副大军区级。而军改之后张升民的职务更迭更加频繁,这次执掌军委纪委是一年多来第三次履新。

2015年底新一轮军改启动后,张升民便改任军委训练管理部政委。半年多后,2016年中下旬,他再次履新任军委后勤保障部政委,原总后勤部政委、十八届中央委员刘源上将在2015年底到龄退役。今年初,第三次履新,接替杜金才。

 

训风演风出问题,多了一双眼睛盯着

前文提到的这则消息发布前一天,《解放军报》头版披露了另外一则军内监督情况,通报了28起违反军事训练制度规定问题处理结果。

 

这则新闻的标题,除了军委纪委还出现了另一个部门:军委训练管理部。

3月20日,军委训练管理部、军委纪律检查委员会联合下发《关于对违反军事训练制度规定问题处理结果的通报》。通报指出,陆军、海军、空军、火箭军党委和军委训练管理部对有关责任单位和责任人作出处理,共涉及57个单位、99名干部,其中39个单位、58人向上级作检查,14个单位、7人被通报批评,23个单位、8人被取消评先评优资格,16人受到党纪军纪处分。

政知君梳理公开报道发现,根据“军报记者”披露,2016年下旬中央军委训练管理部制定印发《军事训练监察清单(试行)》。

本轮军改后军委训练管理部和军委纪委一样,由军委直管。同时,政知君注意到,新的军委训练管理部成立后,今年初同样迎来了第二任“掌门人”。

今年2月,武警部队政治工作部出版的《人民武警报》披露,第31集团军原军长黎火辉少将已经升任中央军委训练管理部部长。他曾于2016年11月29日在《解放军报》上撰文《锲而不舍破解实战化训练现实难题》,文中提到“要着力破解当前有的党委领导对训练重视不到位,党管训练、主官主抓、主业主抓不力等问题。”

而在黎火辉之前,担任这一职务的是郑和中将。本轮军改启动,时任原成都军区副司令员的郑和转任中央军委训练管理部部长,今年初卸任。

 

资料丨新华社 环球时报 澎湃新闻 中国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