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上海为什么产生不了BAT?

2019/9/11 21:25:16

上海为什么产生不了BAT?

 

2006年10月,专门关注中国企业家生存发展的《中国企业家》杂志以携程、盛大、分众和如家为样板,以封面报道的形式分析了“新上海企业家”现象。

 

在这篇报道中,作者提出了一个疑问:为什么一直被视为原先制约上海人创业、诞生企业家群落的“缺点”——“胆小,算计和崇洋媚外”,却在陈天桥、江南春、梁建章、季琦这些新上海企业家身上变成了创业“优势”?

 

分析认为,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外部环境发生了变化。自2000年以后,中国的经济和商业环境发生了本质变化,而这些变化恰恰是上海人独有的特点开始遇到适宜发挥的土壤。

 

具体来说,就是游戏规则渐趋完善,守规矩、讲原则的职业精英更适合于生长;产品及服务供大于求,逼迫企业发展由外向、粗放型往内向、集约型转变,精细化管理取代价格战、成本战、关系战,成为企业竞争的核心。

 

在他们看来,正是以上因素使得上海企业家逐步走上历史舞台,成为新经济时代的引领者。

 

“新上海企业家”风光不再

 

不过上海的好戏没过几年,就被BAT的风头给盖过。如果从市值来看,携程、如家、盛大和分众这几个企业的总和,也就是BAT中一家的零头而已——12月27日,腾讯的市值已经达到8994亿港币。

 

为什么几年前风头甚劲的公司在新一轮移动互联网来临时却风光不再,或者说为什么BAT不是诞生在上海,而是在北京、杭州和深圳?

 

为什么不是在上海发生?传统的解释是上海不太重视民营企业,企业运营成本高,因此导致这些企业很难在上海发生。据说马云最早想在上海发展,但由于商务成本太高不得不退居杭州。但商务成本高,应该不是成为影响上海产生BAT的真正理由。

 

一个最直接的质疑是,同样是民营企业,为何携程、分众、大众点评网可以在上海立足,而阿里巴巴却不能?由此来看,以商务成本过高和上海市政府不重视民营企业为理由来解释为何BAT不诞生在上海的理由可能并不非常强烈。

 

上海不相信故事

 

那么,为什么上海产生不了BAT?上海过于务实的城市文化可能是最重要的原因。一般来说,务实对于个人和公司并不是什么坏事,它要求个人和公司不好高骛远、要脚踏实地,要根据现有的约束来决定个人和公司的行为。

 

在上海这样一个务实氛围中生长出来的创业家,他们所选择的创业方向,也多是与生活有密切联系的领域。除了盛大是游戏,其他几家大多如此:携程和如家是为了方便商旅出行、分众是为了让企业更方便的展示广告、而大众点评更是市民吃喝拉撒的线上延伸。

 

与这些务实的企业相比较,百度的“让人们最便捷地获取信息,找到所求”的使命实在太过缥缈,阿里巴巴“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也太过宏大,而腾讯的“一站式在线生活服务”更是让人摸不着头脑……

 

务实的好处就是在于这项生意具有可行性,能够给投资人和员工予以各种现实的回报。

 

当携程于2003年在纳斯达克上市时,它已经开始盈利;而腾讯则是2004年6月才在香港联交所上市;百度则是2005年网才在纳斯达克上市;现在看起来牛气冲天的阿里巴巴在2003年更是不值得一提:那一年淘宝网刚刚成立,而且它的未来还不为大家所看好——因为此时易趣中国在C2C市场的占有率是排在第一。

 

从今天来看,上市时是否盈利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公司能不能提供一个美好的未来——比如今日互联网巨头亚马逊到现在还是亏损,但这并不妨碍它是互联网的领袖。

 

但是在上海,盈利就很重要,这意味着公司在招聘员工时不再需要画各种大饼,只需要提供比同行更高的薪资就可以,这一点在上海尤其重要。无论是土生土长的上海人还是大学毕业后的沪飘者,在这里呆久了,他们都不相信各种遥不可及的期权,而是更在意公司当下提供的薪酬是不是能够让他们买房买车。

 

在这种务实文化的熏陶下,那些公司哪怕有很好的前景,但在创业初期很难在上海招到合适的员工,因为“上海不相信故事”。

 

市民文化不变,马云依旧难出现

 

我有个同事,上海交大本科毕业,后来在中欧获得MBA,2001年时曾经在阿里巴巴工作过一年,但也就是只工作了一年就离开了阿里。问他为何离开?他的回答是,因为阿里的薪资太低了,而这个时候他的孩子刚刚出生,家里有房贷需要偿还。

 

于是,他就从阿里回到上海,在一家上市公司做了财务总监——这个公司的收入比阿里高了很多。但如果他在阿里再坚持十年,可能他拥有的财富,无论是物质还是人生经历都会比目前的岗位更为丰富。

 

当然,你不能说他的选择就是错误,因为每个人的偏好各有不同。但假如这个城市中绝大多数的择业者都是这种心态的话,那么注定这里的草根创业不可能取得巨大成功。我甚至在想,当初马云之所以从上海回到杭州,真正的原因可能并不是这里的商务成本太高,而是因为这里找不到能与公司共同成长、同甘共苦的“傻员工”。

 

从2008年1月27日,从时任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提出“上海为什么没出马云”这个问题开始,上海的政府、市场和媒体都对此进行了深刻反思。不过在我看来,目前有关于此的反思尚未触及实质:只要上海务实的市民文化不变,那么上海永远出不了领袖型的企业。

 

或者说,哪怕这些企业可能会在上海诞生,但终究会因为这种文化而转向其他城市——就像当年的马云一样。

 

但扪心自问,身处上海的我们真的愿意放弃在外企、国企或者成熟民企的高薪,而到一家还不知道未来的公司上班,寄希望于那些不太靠谱的期权?从这点来看,上海出不了BAT,可能也不完全是政府所失,而是上海这个过于务实的城市太不相信各种神话所致。